以太坊创世1200万以太币(ETH)之谜

前言:以太坊创始团队在以太坊创世区块创建时分得1200万的eth,其余6000万eth分配给早期的众筹参与者。本文提到一些早期的创始团队成员已经离开以太坊开发团队,但依然拿到早期的数以万计的eth。本文探讨的本质是区块链项目的治理问题,早期创始成员是

前言:以太坊创始团队在 以太坊 创世区块创建时分得1200万的eth,其余6000万eth分配给早期的众筹参与者。本文提到一些早期的创始团队成员已经离开 以太坊 开发团队,但依然拿到早期的数以万计的eth。本文探讨的本质是 区块 链 项目的治理问题,早期创始成员是不是应该先拿到大部分预付报酬,还是应该在完成既定的路线图之后才能拿到代币。当然, 以太坊 是2015年时的项目,当时关于 区块 链 治理的关注不够细致,可能并没有考虑那么完善。创始团队应该如何获得报酬,怎么才算合理?欢迎探讨。本文源于trustnodes,由“蓝狐笔记”的“CiQi”翻译。



2015年7月30日,伦敦时间下午3:26, 以太坊 进行了8,893笔交易,第一笔交易额为1337eth。 以太坊 创世 区块 刚刚创建,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eth分配到近9,000个账户。



对这个历史性时刻的分析很少,但在那天创造了7,200万个eth。其中6,000万个eth转入9,000个账户,而创始团队获得1,200万个eth。

以太坊 的供应量,2019年12月从那之后, 以太坊 供应量增加了4,000万,到现在为止大约四年半时间,这些9,000个账户最初所获得eth依然多于新增的eth。



然而,早在2015年,很多通过比特币参与 以太坊 项目众筹的早期买家就以几美分价格将eth售出。

就像上面的那个人一样,他通过Kraken仅以60万美元卖出了在某个时间点近10亿美元价值的eth。然而,另外一位创世买家,让几分钱变成数百万美元,尽管他也在不同底部售出,但总额巨大。

这个人打算用这笔巨款做什么,还不得而知。更重要的是,还不清楚最初 以太坊 创始团队收到的1200万eth发生了什么。(蓝狐笔记注:前几天,社区有人声称发现 以太坊 的前开发者,也是早期创始成员之一Jeff Wilcke在一家交易所上售出90,000eth,价值1100万美元)

2015年8月8日,以0x5开头的地址收到11,901,464.23948个eth。这笔款项在收到后的几个小时就全额发送给“EthDev”合约。

他们售出的速度让上图显得非常有意思。

例如,到2015年8月17日,大约移动了500万个eth,到2015年到12月,仅剩余200万个eth。到2016年中期, 以太坊 基金会只剩下100万个eth,而现在大约是60万个eth左右。

1100万个eth去哪里了?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个问题,是因为他们似乎采取一些措施来掩盖这些资金的流动。

这是 以太坊 花费的前300天。这里三百万,那里一百万,但实际上不在某个地方。

这些动向似乎是代码执行的资金分配。目前还不清楚确切的声明过程,但让我们以0x5为例:

正如你在这里看到的,在流动上有一定的速度。实际上,回到2015年,仅一天时间就分配100万eth。

现在我们知道0x600的地址是Jeffrey Wilcke的地址,他是 以太坊 6个(?)联合创始人之一,其在圣诞节售卖了eth。

因此,尽管 以太坊 路线图几乎还没有开始,但其他四个账户收到约100,000个或更多的eth,也被看作为预付款。

上面的屏幕截图中有四个账户,这表明有很多人仅用一两年时间的编程就收到巨额的预付款。

这是Vitalik Buterin收到的一些资金,还有很多其他人也收到数以万计的eth。

这些人是谁?他们收到了多少eth?为什么?这是个问题,更重要的问题也许是,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们知道Wilcke离开了创始团队,去开始他的游戏。这种情况很普遍,他不是个例外。在获得数百万美元有的甚至数亿美元财富之后,他们中的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离开,去开启新事情,

这导致 以太坊 协议开发生态难以管理。Péter Szilágyi描述了他在 以太坊 基金会的团队领导位置,并描述eth1x出了什么问题:

“我认为问题源于每个人都想跳向Eth2的火车。这在过去两年风行一时,它只是将注意力从今天仍在实际工作的系统中转移出来。留下来的人分散太细,以致于无法注意到一切。”

Wilcke当然编码了geth。这是他为什么获得这些数百万美元回报的原因,但现在,他宁愿忙于游戏的事情,也不愿意为他曾经获得回报的事情工作。

然而,还有很多未知数。有合约吗?和谁的合约?合约有什么条款?有没有违反合约?也许没有违反。但在公共舆论的看法上,它肯定违反了。因为这笔款项是基于完成Serenity完整路线图的承诺的,所有这些人或明或暗地作出了承诺。

他们得到了很多,但没有发挥其知识,甚至也没有发挥其才干,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通过教育新一代人来传授其技能,他们只是善待自己。

声明:本文来自比特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比特币网-www.5898.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