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年度回顾:以太坊社区不再“自相残杀”

这篇文章是 CoinDesk 的 2019 年年度回顾的一部分, 年度回顾收集了 100 篇专栏与采访,并介绍了当下区块链行业的现状。 2016-2017 年,以太坊(Ethereum)生态系统内部充满分歧。当时的旁观者会认为 “看这些争斗和充满戏剧

这篇文章是 CoinDesk 的 2019 年年度回顾的一部分, 年度回顾收集了 100 篇专栏与采访,并介绍了当下 区块链 行业的现状。

2016-2017 年,以太坊(Ethereum)生态系统内部充满分歧。当时的旁观者会认为 “看这些争斗和充满戏剧性的情节,还说是下一个互联网?下一个革命?我不这么认为, 以太坊 什么都实现不了!”。

但如 2019 年所展示的事实,证明他们这一观点大错特错。

2016 年 1 月, 以太坊 前首席技术官加文·伍德(Gavin Wood)离开前 EDEDEC C++ 开发团队并成立了 Ethcore(后更名为 Parity Technologies)。从那以后,Parity 和 以太坊 社区其他成员之间就一直有着爱恨交加(love-hate)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今天,Parity Technologies 提出了一个充满争议的提案:Parity 代码以及维护方式将会转移为以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所有权的方式进行。

2016 年 7 月,出现了震惊世界的戏剧性情节,The DAO 资金枯竭了。在经过一个月的激烈争论后, 以太坊 生态系统被 “The DAO Fork” 分裂成两部分。大多数 以太坊 社区成员接受返还资金的分叉行为,而 “代码即法律(Code is Law)” 的支持者则向全世界展示了由非分叉链支持的少数链也能存活下来,并创建了 以太坊 经典(Ethereum Classic)。

2016 年 10 月,Parity Technologies 在最后一刻阻止了将 cpp-ethereum(C++ 实现的 以太坊 客户端) 重新授权给 Apache 2.0(一种开源许可协议),因为这会影响他们的商业利益。他们还担心,IBM 的 “得寸进尺” 可能会导致 以太坊 分崩离析。这个重新授权,看起来很可能会导致超级账本(Hyperledger)联盟内部对 以太坊 的态度发生巨大转变,而当时 Hyperledger 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年。

阻止重新授权间接导致了 以太坊 企业联盟(Ethereum Enterprise Alliance,EEA)的成立,在重新授权陷入困境之际,该联盟成为一个 “B 计划(Plan B)”。当时, 以太坊 和超级账本之间不可能建立大的联盟关系,但已有足够多的企业使用 以太坊 网络进行更正式的协作。

2017 年 2 月,EEA 成立,成员包括微软(Microsoft)、英特尔(Intel)、摩根大通(JPMorgan)、纽约梅隆银行(BNY Mellon)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等家喻户晓的公司。EEA 成员重点关注私人和联盟链场景。EEA 的成立是一件非常令人紧张的事情,人们非常担心 以太坊 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EF)会公开谴责 EEA。 以太坊 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私下表示支持,但没有亲自出席发布会,而是发表了一个事先录制好的视频。虽然其中没有提到 EEA,但大概谈到了 以太坊 的商业用途。 以太坊 基金会没有发表正式声明。在开始的几个月里,双方的这种紧张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EEA 是否试图在企业级应用方面取代 以太坊 ?EEA 仅仅是 ConsenSys 的一个前哨站(ConsenSys 在上线期和运行初期贡献了大部分资源)?Parity 也明显缺席其中,它们实际上从未加入过 EEA。EEA 和超级账本是竞争对手吗?这仅仅是微软( 以太坊 的主要支持者)和 IBM(超级账本的主要推动者)之间的代理之争?

这些恐惧都不是真的,它们都是零和思维(zero-sum thinking)的结果。

正如杰瑞米·米勒(Jeremy Miller)在 EEA 发布活动上所说的,没有理由不使用一个合适的模块化 以太坊 代码库来满足所有这些用例,包括公共的和私有的、获得许可的或无需许可的。可以用互联网和内部网来作比喻,两者都有其用途,部署选项只是公共代码库上的配置设置。

事情就是这样发展的。

这一过程开始于 2017 年 2 月,当时 Monax(EEA 的创始成员)向超级账本贡献了第一个 以太坊 虚拟机(Ethereum Virtual Machine)Burrow(以前被称为 ErisDB),这是超级账本向 以太坊 技术迈出的第一步。Burrow 被整合到 Hyperledger Sawtooth 中,然后再整合进 Hyperledger Fabric 中。EVM-in-Fabric 是 IBM 于 2018 年 5 月在纽约共识大会(Consensus)上发布的主要产品。

2018 年 1 月,我发了一段推特风暴(tweetstorm),成为 2018 年 3 月巴黎 以太坊 社区会议上 “呼吁 以太坊 结束部落主义(Call for an End To Tribalism in Ethereum)” 的主题。

2018 年 4 月,肯特·巴顿(Kent Barton)继续以 “分裂导致失败:加密部落主义的非理性疯狂(Divided We Fail: The Irrational Insanity of Crypto Tribalism)”为主题。

在巴黎会议上,由我的前同事杰米·皮茨(Jamie Pitts)和格雷格·科尔文(Greg Colvin)领导的 Ethereum Magicians 委员会成立。这群人尝试围绕 以太坊 协议改进过程来完善治理。

2018 年 10 月,EEA 和超级账本宣布,它们将成为彼此的相关成员,并将在共同项目上进行合作。2019 年 4 月,与微软和 IBM 进行合作的 Token Taxonomy 计划启动。2019 年 6 月,微软也终于加入了超级账本。现在我们就等 IBM 加入 EEA 了!

2019 年, 以太坊 基金会与 EEA 之间的紧张关系得到缓和, 以太坊 基金会执行董事宫口雅子(Aya Miyaguchi)于 2019 年 8 月加入 EEA 董事会,同时 以太坊 基金会和 EEA 宣布合作推出主网倡议(Mainnet Initiative)。

2019 年 8 月,ConsenSys 宣布将以高级会员的身份加入超级账本,创始人乔·鲁宾(Joe Lubin)也将加入理事会。他们宣布将提供企业级 以太坊 客户端 Pantheon(现已改名为 Besu)。

在 cpp-ethereum 重新授权失败 3 年后,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完全成熟的 以太坊 主网客户端来作为超级账本的一部分。Besu 由主流企业级编程语言 Java 语言编写,拥有 Apache 2.0 许可,并在 Linux 基金会成熟的治理体制下运作。它由一个世界级软件工程师的大型团队所组成,且按照 EEA 自 2017 年以来成熟的规范标准所开发。

以太坊 经典合作社(ETC Cooperative)资助 以太坊 经典的发展,该工作于 2019 年 12 月由 ChainSafe 完成。在经历了几年由 “糟糕的分离” 带来的伤感和痛苦后,在 2018 年末以及整个 2019 年期间, 以太坊 经典生态系统和 以太坊 生态系统之间的合作都有所增加。维吉尔·格里菲斯(Virgil Griffith)是关系缓和的关键,他一直都扮演着 以太坊 经典好朋友的角色。

正如我的朋友约翰·沃尔珀特(John Wolpert)于 2018 年 8 月发表的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打开有状态的互联网》(Bring on the Stateful Internet)的博文中写到:

“我希望我们能把所有的 ‘好作品’ 都拿出来,抛开所有的品牌、各自所设立的目标。我们将把它看作是一个装满乐高积木(Legos)的袋子,融合着我们真正需要的一套潜在的标准,帮助开发出可以突破客户端/服务器(client/server)限制以及恼人的中心化控制问题的全新应用程序。”

“公链” 和 “私人链” 之间的人为设定的概念边界正在迅速消失。所有不同的技术,无论我们称之为 区块 链 技术、分布式账本技术(DLT)、还是分布式数据库,都应具有可互操作性。

未来肯定是多个 区块 链 网络共存的情况。Layer 1 和 Layer 2,状态通道(State channels)、Rollups、Plasma、闪电网络(Lightning)、反事实实例化(counterfactual instantiation)、Layer 2 隐私解决方案、链下计算、公开的各种共识机制。此外,与现存系统的整合也非常重要。

在 2019 年即将结束之际,目前的情况与 2016 年的高潮时期完全不同。以前的竞争对手们(无论是在 以太坊 内部、还是在更广泛的企业级 区块 链 生态系统中),都正在以一种令人愉快的方式进行团结和协作,这与过去支离破碎的分裂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合作是战胜激烈竞争的制胜策略。到 2020 年,这种趋势只会加速发展。

治理的不断成熟,最终也被视为合作的关键基础。整个生态系统终于得到发展了。

2016年我写道:

“我们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开发出一套技术,这些技术能够产生与互联网、万维网和开源语言、关系数据库等类似的社会影响。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平台,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从中受益”。

“这些技术需要深入到我们计算结构的每一个角落和缝隙:无论是大还是小,是公共还是私人,是独立还是协作;是智能手表还是大型机”。

“这是一项宏大而雄心勃勃的事业,对我们许多人来说,都是令人期待且与我们息息相关。观点的多样性、成熟基础技术的广泛应用、开放包容的态度和环境,将帮助我们实现共同目标。”

2020 年,这个梦想将更接近实现。能够冲在这次革命的前排,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加油!

鲍勃·萨默威尔(Bob Summerwill)是 以太坊 经典合作社的执行董事, 以太坊 项目的志愿者和非营利教育组织 CryptoChicks 的社区大使。

本文系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 CoinDesk 中文版立场。

声明:本文来自比特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比特币网-www.5898.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