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创建一种中立、无需信任、可证明稀缺性的数字货币

本文从地缘政治动荡,信任缺失的角度,阐述建立一种基于中立的,无需信任的,可证明稀缺性的数字货币的理念,以此摆脱全球贸易战。也许不完全正确,但具备一定参考性。俄罗斯总统普京说:“我想现在每个人都很清楚,西方的主导地位正在终结。我无法想像一个没有(俄罗斯

本文从地缘政治动荡,信任缺失的角度,阐述建立一种基于中立的,无需信任的,可证明稀缺性的数字货币的理念,以此摆脱全球贸易战。也许不完全正确,但具备一定参考性。

俄罗斯总统普京说:

“我想现在每个人都很清楚,西方的主导地位正在终结。我无法想像一个没有(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有效国际组织。”

法国总统马克龙周二对外交官们表示:“我们正在见证西方霸权的终结。”他指出,北京和莫斯科的崛起是世界格局发生转变的迹象。“世界秩序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动摇……”

以下段落摘自彭博社的一篇文章,描述了中美之间的持续贸易战,这实际上只是更广泛的货币战争以及公开挑战全球储备货币霸权的其中一部分:

“中美贸易战已经演变成一场规模更大的战争:货币战争。人民币的贬值促使美国财政部将其列为“汇率操纵国”,尽管如此,包括泰国、印度和新西兰在内的世界各国央行仍紧随中国之后。其实这并不是保护主义第一次陷入汇率之争。实际上,这与上世纪30年代反复出现的货币贬值和报复性关税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而且也无法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情况。”

“从历史上看,储备货币的地位并不稳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见证了许多形式的储备货币的涌现、增长和消亡。当前的主要储备美元,曾经与黄金挂钩:

1861年,财政部长Salmon Chase发行了第一种美国纸币。《金本位法》规定黄金是唯一可以兑换纸币的金属,并定价为每盎司20.67美元。

纸币并不能兑换为黄金,而应基于对美国财政部和联邦储备银行信用的信任(包括其他国家和战略对手),作为借据进行交换。

因此,面对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继续印刷美元正在加剧信任危机和不可持续的地缘政治局势。

早在特朗普动摇公众对美联储的信任之前,2010年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就建议,不要把美元作为唯一的全球储备货币。

此后,特朗普突然退出国际协议,疏远盟友,扰乱世界秩序,加剧了全球市场的动荡。他还凭借其“出色的推特治国”,加速了公众对机构、银行、政客、企业和媒体信任的流失。

当美国金融家Jeffrey Epstein被发现死在监狱牢房中(处于自杀监视中)时,美国政坛掀起轩然大波,公众也猜测不断。一些具有时代精神的书呆子甚至质疑现实本身的结构。自从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比小说更奇怪的”,颠倒的小丑世界以来,就一直在考虑这样一种可能性:我们可能被困在了一个由反复无常的银河霸主所操纵的虚拟世界中。

特朗普想通过欧洲央行一直难以维持的低负利率为美国债务再融资。正如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所述,负利率通常被用作刺激经济活动的最后手段,刺激市场参与者花钱而不是存钱。

“一般情况下,银行向存款人支付存款利息。但当利率变为负值时,情况就相反了:像美联储这样的储户存款需要向银行付钱。从历史上看,负利率曾被用作经济低迷时期刺激经济增长的一种极端手段。”至少,这些是全球货币政策的未知领域。那么当经济低迷时,用于缓解紧缩的所有货币政策工具都已用尽时,又该如何?

现有金融系统是否不管用了?是否有人知道?

“我始终赞成废除美联储,并采用机器程序保持货币数量的稳定增长。”——Milton Friedman自人类首次使用棍子和石头进行记录以来,记账系统越来越公平且准确。

本质上,比特币仅是分布式网络上的共享账本,背后维持 比特币 的加密经济激励机制鼓励网络参与者诚实、透明地进行交易。

经济激励促进协作。它是资本主义,是博弈论……也是稳健货币,其核心功能如下:

1)价值储存 2)交流媒介 3)记账单位

对于委内瑞拉和阿根廷等政府货币疲软的国家来说, 比特币 已经成为另一种价值存储方式。它以数字形式发送,是人类创造的最安全的记账方式和计算机网络。

此外, 比特币 还证明了数字稀缺性的概念。由于 比特币 的PoW算法需要大量算力,因此记录是防篡改的,且无法复制单个 比特币 。

美联储主席Jerome Powell公开称 比特币 为“一种类似于黄金的投机性价值储存手段”,从历史上看, 比特币 如此受欢迎是因为它不容易被伪造。

由于负利率、货币战争及其对贸易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俄罗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央行一直在增加其黄金储备,以防止储备货币贬值。

美国真的能指望一边印钞还债,一边期望其他国家按不同的规则行事吗?

中国仍持有大量美国国债。德国、法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则更喜欢囤积黄金,而加拿大和挪威等一些国家则没有。

在通胀、负利率和脆弱的银行体系(部分储备银行、银行挤兑和危机蔓延)的背景下,法币似乎正在竞相贬值,而 比特币 和黄金等稀缺资产则为投资者提供了避风港,并在逐渐升值。

但如何衡量 数字货币 稀缺性的指标呢?

PlanB在他的文章“用稀缺性来建模 比特币 的价值”中解释了Stock to flow(SF)背后的数学原理,它可用于将稀缺性与价值联系起来。

Stock为现有库存或储备的规模,即存量。

flow为年产量:

黄金的SF比率值最高,为62(换句话说,要达到当前的黄金存量水平需要62年的生产时间),白银以22的SF位居第二。

大多数商品的SF值仅略高于1。现有存量通常等于或略低于年产量。商品很难获得较高的SF值,因为一旦有人开始储备商品,价格就会上涨,产量会增加(因为它变得更有利可图)→供给增加,价格就会再次下跌。

比特币 目前的存量为1800万个(总量为2100万个),供给量以每年约70万个的速度增长,SF比率约为25。

比特币 当前3.70%的供给增长是基于12.5 个 比特币 的挖矿奖励(出块时间为10分钟),并预计于2020年5月减半。这将使 比特币 的供给增长率(或通胀率)低于1.78%,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它将低于目前约3%的全球通胀率。

PlanB基于这些数字建立了一个回归模型,预测在 比特币 减半后,市值将达到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每个 比特币 的价格将达到5.5万美元。考虑到2017年的 比特币 市值峰值在3000亿美元左右,我认为这并非毫无道理。

“人们问我,1万亿美元的 比特币 市值的所需资金将来自何处?我的回答是:白银、黄金、负利率国家(欧洲、日本、美国将实行负利率)、掠夺性政府国家(委内瑞拉、中国、伊朗、土耳其等),对冲量化宽松政策(QE)的亿万富翁和百万富翁以及发现过去10年表现最佳资产的机构投资者。”——PlanB

结语

如果你我之间存在一个 比特币 电影的脚本,它可以自己撰写。虽然如今仍然有许多挑战和异议需要克服,但尽管讣告遍地飞, 比特币 仍未消亡。

由于本文所述的地缘政治动荡和普遍的信任侵蚀,创建一种中立的、信任最小化的、可证明稀缺性的 数字货币 以摆脱全球贸易战的想法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

国际贸易合作伙伴永远无法像信任一个中立的、基于激励的共识机制、加密安全的分布式账本那样信任彼此的法币。

各国央行可能无法很快接受 比特币 ,但正如本周的回购市场动荡局面所示,现有的金融系统已经开始显示出它的局限性,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还有另一种选择。

译者 | Saline

出品 | 头等仓(First.VIP),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声明:本文来自比特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比特币网-www.5898.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