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亿枚被“伪造” 比特币曾命悬一线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曾一度被当做极客手中的玩具,并不被重视,于是发生了程序员用1万个比特币换两个披萨的故事。如今10年过去了,比特币的身份标签已从暗网、犯罪、泡沫,逐渐变成了财富的代名词。价格则从最初的几分钱,暴涨到13万,但是这个过程却并不“顺

比特币诞生于2009年,曾一度被当做极客手中的玩具,并不被重视,于是发生了程序员用1万个 比特币 换两个披萨的故事。

如今10年过去了, 比特币 的身份标签已从暗网、犯罪、泡沫,逐渐变成了财富的代名词。价格则从最初的几分钱,暴涨到13万,但是这个过程却并不“顺利”。

10年间, 比特币 经历200多次被死亡,摆脱竞争币的“围追堵截”,最终稳坐加密货币的“头把交椅”,难以被撼动。

这10年间, 比特币 就像热血漫画中的主人公一样,与各种“敌人”搏斗。

比特币 的“自杀”

“ 比特币 、以太坊等其他 加密货币 制造了‘历史上最大的泡沫’。”

最近,拥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 Nouriel Roubini 这样评价 比特币 。而类似唱衰 比特币 的声音,在这10年里,层出不穷。

事实上, 比特币 也的确有几次“惊魂时刻”。

2010年,前 比特币 核心开发者 Jeff Garzik 在 Bitcointalk 上发帖称,他在 比特币 第24638个区块上,发现了一个溢出漏洞。该漏洞是核心代码的溢出错误所引起,这导致920亿个 比特币 被“伪造”。

按照中本聪的设计, 比特币 总量是2100万个,溢出漏洞对 比特币 来说,着实是致命的。

吓坏了社群的920亿 比特币

溢出漏洞吓坏了当年的社群维护们,“如果这个漏洞被成功利用,就不可能见到现在的 比特币 了,把这称为 比特币 的自杀,毫不为过”。

幸运的是,在 Garzik 发现该问题之后的5个小时,核心代码被及时修复,同时,伪造的 比特币 也被“销毁”。

更幸运的是,由于该漏洞事件发生在2010年,当时 比特币 还只是极客手中的“玩具”,因此“溢出漏洞”事件对 比特币 几乎没有影响。假设该事件发生在2018年,毫无疑问将会对 比特币 、乃至 加密货币 整个行业造成致命打击。

虽然在社群努力下, 比特币 成功度过此次危机,但并不意味着 比特币 核心代码绝对安全,不会再发生“自杀”事件。

就在今年10月份,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在《神器密友》的节目现场谈到, 比特币 的“通胀漏洞”非常糟糕,几乎是 比特币 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之一。按照李启威的解释,通胀漏洞是指有人利用 比特币 核心代码漏洞,生产出更多的 比特币 ,进而导致 比特币 发行处于严重通胀状态。

有人可能会心一笑:“李所说的不就是双花嘛”。

关于该漏洞,李启威还提到了更多细节:“该漏洞产生是由于一名矿工试图通过攻击,制造出更多 比特币 导致的。”

如果有人能创造出无限多的 比特币 ,这将会完全扼杀 比特币 的价值,同时也一定会导致整个加密货行业的“雪崩”,尤其是在 加密货币 行业资金规模达到2000亿美金的今天。

与“溢出漏洞”不同的是,该“通胀漏洞”与 比特币 网络未验证双花有关,如果攻击者找了将交易打包进入 区块 的方式,那么这些凭空产生的 比特币 将会被人接受。进而导致 比特币 生态不断处于通胀状态,因此被称为“通胀漏洞”。

社群处理通胀漏洞的方式,也相当有趣。

通胀漏洞一经发现, 比特币 开发者就紧急发布了修复补丁。但是李启威谈到:“开发者并未对外公布威胁漏洞”,他提到,开发人员只表示该错误会导致节点被Dos攻击,进而导致 比特币 网络崩溃。

在李启威看来,开发人员有意弱化了问题严重性。

比特币 网络在运行过程中,经历了多次迭代升级,才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版本。任何软件、程序在发展过程中,遇到漏洞,打补丁是再常见不过的了,这就像是施工队在施工过程中“逢山挖洞,遇水架桥”的道理是一样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 比特币 自身平稳运行了近10年,已经算得上“奇迹”。

除了源代码漏洞对 比特币 产生的负面影响,大量竞争币的涌现,也对 比特币 发展产生了一定的“威胁”。

竞争者们

在 比特币 生态逐渐发展成熟的过程中,一大批 比特币 的模仿者与竞争者相继出现。

上千种“竞争者”中, 莱特币 、 以太坊 、瑞波币EOS、恒星币、零币、DCR等 加密货币 也逐渐进入大众视野,并不断分割 比特币 的市值份额。作为金融属性较重的 加密货币 领域,谁的市值最大,“谁才是老大”已成为共识。

从2013年到2018年, 比特币 市值占比从95%下降到最低点33%,最近再次回升到52%左右。相比 比特币 核心代码的“致命一击”,竞争币与 比特币 的市值之争,更像是“拉锯战”。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各种共识、标签被创造。

《忍者神龟》中的斯普林特老师与他的小龟们

莱特币 (Litcoin)

“比特金,莱特银”是 加密货币 领域的共识。

2011年11月, 莱特币 诞生。在谷歌工作期间, 莱特币 创始人李启威受 比特币 启发,基于同样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原理开发了 莱特币 。由于 莱特币 更易于挖矿,以及更高的社群共识,使得 莱特币 从众多所谓的“山寨币”中脱颖而出,2013年成为当时仅次于 比特币 的第二大 加密货币 。

2018年 莱特币 涨到历史最高价2480元人民币,流通市值一度达到1350亿人民币。历史上 莱特币 市值曾达到 比特币 总市值的6.8%。

由于 比特币 、 莱特币 主链难以开发,2013年底, 以太坊 发明人Vitalik Buterin 离开 比特币 核心开发团队,并召集了一批认可 以太坊 理念的开发者,启动 以太坊 项目。

以太坊 ETHreum)

从2017年1月开始, 以太坊 市值从7亿美元迅速爬升至162亿美元,在 区块 链 资产中排名第二,仅次于 比特币 。2017年6月中旬, 以太坊 市值更是达到 比特币 总市值的80%。作为 比特币 的竞争币, 以太坊 绝对是最得力的干将。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Vitalik在设计 以太坊 公链时,加入了智能合约与虚拟机功能,让基于 以太坊 的开发,就像在Windows系统上开发应用一样方便。而且,最关键的是 以太坊 解决了发币、募资难题,将链上发币,变成“一键式”。

有了这些优势, 以太坊 吸成功引了大量资金关注,直接促成了币圈大繁荣。但是 以太坊 本身却存在诸多问题。

比特币 与众多竞争币

柚子( EOS )

以太坊 的收费机制将很多用户挡在门外,同时每秒几十笔的交易频次,更不能满足大量Dapp并发,因此 EOS 应运而生。

EOS 是一个全新的Dapp开发平台—— EOS 。

EOS 采用了一套全新的共识算法,即DPOS,这个共识机制在之前的Bitshare、Bteemit有了成功实践,所以被无限看好。

有了这样的共识, EOS 生态发展十分迅速。目前有839个Dapp,是 以太坊 的8倍。市值337亿人民币,总市值最高达到 比特币 的10%。

EOS 的成功,得益于其在应用方面的突破。而瑞波的异军突起,则得益于其在支付领域的突破。

瑞波(Ripple)

由于受到出块速度与 区块 链 容量限制, 比特币 转账既慢又贵,小额转账很难得到保证,于是瑞波出现了。

成立时吸引了大量风险投资。 Google支持的高科技创业公司设法从银行机构中提取了超过5000万美元,在众筹时总资金获得了惊人的9亿美元。同时,提供全球金融解决方案,使世界能够交换价值。 的解决方案,使银行能够立即直接和确定地进行结算来降低结算成本。

作为 比特币 的竞争者,Ripple市值增加迅速,目前总市值1259亿人民币,今年5月19年总市值达到 比特币 的45%。

门罗币(Monero)

比特币 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匿名性,但是由于地址之间的可溯源性,一旦某一笔转账被确认身份,其他所有的交易都会被追踪到,这让那些渴望更加匿名的用户感到“不安”。

门罗币 的出现,彻底解决了地址之间可追踪的“弊端”。 门罗币 允许资产所偶有者“发送和接收资金,而不会在Blockchain上公开显示记录。”但不幸的是,由于 门罗币 的高度隐私性,导致它已被黑社会和其他犯罪组织所采纳。

虽然门罗彻底匿名了,但是市值目前市值只有121亿美金,今年4月份占到 比特币 总市值的2.3%。

在 比特币 发展过程中,核心开发组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但是开发组内部也会产生很大的分歧,Decred 就是从核心开发组“出逃”的程序员创建。

Decred(DCR)

2015年,几位 比特币 核心开发人员对 比特币 现状不满,无法忍受 比特币 核心开发组垄断 比特币 的软件开发,认为其已经被“中央化”并且缺乏良好的管理和升级机制。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离开了 比特币 团队,并开始正式创立Decred。

于2015年9月首次推出,是基于社区管理系统集成到区域块链中的一种开放的和渐进的加密 数字货币 。

但与 比特币 最大的区别是,Decred采用PoW和PoS混合方式 挖矿 ,即所有PoW产生的矿都必须先经过PoS验证才能成为合法的块。所以在 DCR 的网络中,几乎杜绝了算力垄断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去中心化项目的治理机制问题。

看来,竞争币不仅在与 比特币 争市值,还在与 比特币 争“人才”。

除了这些较为成功的 加密货币 项目,2017年还涌现了大量公链开发、Dapp应用为主的公链项目。这得益于行业的快速发展,这些新兴项目的体量也在逐渐增大。随着 加密货币 牛熊更迭,这些项目也偃旗息鼓。在此期间, 比特币 市值占比也从33%增加到52%,其江湖地位也逐渐稳固。

比特币 的江湖地位

由于 比特币 的“天然缺陷”,比如交易时间缓慢,不可延展性等,导致1500种 加密货币 诞生,每一种都在试图克服 比特币 的一个或者多个缺陷。

但是 比特币 却始终坐“老大”位置,一统江湖。

比特币 与竞争币的市值变化趋势

不可否认,竞争币在2016年以来也取得了长足发展。以 以太坊 为例,2017年 比特币 的价格从1700美元左右升至9000美元左右,增幅达到了450%,在同一段时间内, 以太坊 实现了1000%的收益,达到了当前的700美元左右。

从收益比上来看, 以太坊 确实潜力无限。但是从流通量上来分析, 比特币 的流通量是 以太坊 的五倍还多。这意味着 以太坊 的市值还不到 比特币 的一半。 比特币 的地位已经确立的非常稳固,短时间内并不会失去世界上最有价值的 加密货币 这一地位。

同时有人认为,像 EOS 这样的有应用的公链项目,会吸引越来越多的用户。超越 比特币 指日可待。

但是,从用户增加速度与应用来看, EOS 与 以太坊 生态建设正逐渐繁荣。目前 EOS 公链与 以太坊 应用总数为950多个, EOS 和 ETH 上的Dapp总量分别是111个和839个, EOS 日活达到32130, ETH 为1768。

与纯应用类公链相比, 比特币 与这类应用型公链不同, 比特币 本身就是应用——钱。而 比特币 的地址数,目前已接近3000万,可以说秒杀这类应用型公链。

所以,从应用角度来说, 比特币 依然是江湖老大。

当然,这比不意味着, 比特币 永远会一家独大。也许随着市场发展,生态应用的繁荣,应用类公链最终崛起,独占鳌头,也不是不可能。

孕育了整个 区块 链 行业的 比特币 ,是否会继续领跑 加密货币 行业?

没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区块 链 行业的快速发展,得益于 加密货币 价格的不断上涨。财富效应让这个行业快速聚集了大量人才。

因此,站在行业发展角度,留给不同 数字货币 发展的空间还很大,这些 加密货币 之间也并不是竞争关系。正如李启威的观点, 加密货币 之间的竞争并不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游戏。

声明:本文来自比特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比特币网-www.5898.com.cn】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